武藏,是我在去年九月意外抽到的一張卡片。
對於堅持使用母貓的我,當時只想把他給賣了好換取NP來養活家口。
但事與願違,很遺憾在當時的台版,武藏的價位降至最低點。
掛在交易所了幾天、硬是賣不出去。

一時腦熱,我拉了兩張新陰流。

2012/09/27,晚上八點五十分,我看到這個畫面。



欣.喜.若.狂。

所以我留下他,開始在合戰嶄露頭角。
也是第一次,我在跑馬燈上看見自己的名字。


 以及接踵而來的十連勝。







我的武藏隊伍配陣。
骨子裡是德策隊,我的奧義是夜襲、風林火山、幸若舞、干殺和陷阱。
直江狀策士兩兵衛義姬。
直江狀喝破Lv.5傳令Lv.5熙子。
神恩政母樣活法Lv.5北政所(在擁有她之前,是以神恩阿初擔任補師)
新陰流固有智勇武藏。

不敢說是叱吒風雲,但至少給了我穩定的勝率,以及爭取七本槍的機會。
這是十分經典的戰報,我特意留了下來。




武藏強悍的實力,就算在魔改降燈流空貓和崛起的伊達裡也毫不遜色。
即便版本推陳出新,依然在合戰威風凜凜地揮舞著雙刀,掠下一個又一個的大將。
依然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存在。


但我厭膩了。

我看見的是不肯用心組隊的自己;
我看見的是習慣穩定勝率的自己;
我看見的是熱情逐漸消磨的自己;
我看見的是初衷隱藏埋沒的自己。

是我的錯。

我想,我該淡出了。
所以參加了529的特殊合戰,我想著,這大約是最後一次了。
如同我文章所說,我燃燒著最初也是最後的熱情。
我打入了十傑,拿下了三路七本槍。
這樣的戰績,夠了。



而她,在我心灰意冷之際,出現了。

是個意外,美麗的意外。
我啞然失笑,KEKEKE的朋友打趣道、她可是哭著要你別離開。

或許是吧?
我不知道,大約我心底還留戀著。

所以,我決定重拾初衷。
但我不想再依賴武藏了,依賴他給我的穩定勝率。





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

陪伴我征戰的這九個月,謝謝你,武藏老師。
願你能在下一個主人手中發光發熱。

再見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信喵姬君之野望

夏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